Dr Leung Kam Fung

梁金丰医生

外科专科

简历

1988 香港大学内外全科医学士 MBBS(HK)
1993 英国爱丁堡皇家外科医学院院士 FRCS(Edinburgh)
1994 香港外科医学院院士 FCSHK
2002 英国爱丁堡皇家外科医学院院士(外科) FRCSEd(General)
外科专科医生 Specialist in General Surgery
香港医学专科学院院士(外科) FHKAM(Surgery)
1989-2007 屯门医院肝胆胰及普通外科
2008-2011 沙特亚拉伯法赫德国王专科医院
肝胆胰外科中心部门主任顾问
2011-现在 康宁医务中心外科专科医生

大漠侠医 - 梁金丰医生

人物专访系列

我等年纪,手提电话内总有三几个医生电话傍身,朋友间whatsapp江湖救急问取医生电话肯定多过问借钱。

在我的西医电话名册内排首位者,肯定是金丰医生。梁金丰医生是香港肝胆胰外科医生,但对我来说,认识了他,就等于有了全港的西医网络。因为任何朋友间有奇难杂症,大小毛病,我总会想起他,向他求助。
香港医生有多赚钱,人所皆知,尤其是做外科手术的医生,一个手术费用由数万至数十万不等。

但为了造梦,40多岁的金丰医生暂且放下香港的一切,去沙漠国家为一间新医院做开荒牛,而这个梦,一去四年。

谁说只有年青人才会发梦,谁说寻梦是年青人的特权?

金丰医生说,他学生年代已对沙漠响往,但医科毕业后二十多年间在政府医院一直工作,on call 36 小时的超人生活,不要说造梦,睡觉发梦的时间恐怕也不多。

但久不久,浩瀚沙漠的画面、将沙漠变江河这个使命就会在他脑海浮现。终于他在踏入人生下半场时做了个重要决定,离开香港、往大漠出发。

人到中年,每个决定都轻率不得,因为会涉及至爱的家人,金丰医生也坦言,当他收到沙漠国家医院的受聘通知后,挣扎、忐忑怎样向太太开口,结果他作先头 步队,先往安顿好,再接老婆仔女同往。

作为一个虔诚的基督徒,一直希望将传福音作为人生的大使命,特别是去其他的国家宣教,这个梦在学生年代已经开始编织,为完梦他花了三年时间去读宣教学、一边 看病人、做手术、每晚返完学再去医院巡房,如是者非人生活地忙个不停,连仅余的大假都屡积起来,去中东国家学习阿拉伯语,为的是要替他的梦做好准备。

结果在沙漠国家的四年中,他能用阿拉伯语为病人看症,结识回教朋友,访问期间,看着金丰医生兴奋地用阿拉伯文在我们面前写字,一边写一边解释,完全感受到那股炽热的火仍在燃烧着。

要中年人来学新语言很难,坦白说对金丰医生来说更难。因为一个小时候已经不爱说话,甚至被怀疑说话能力有问题的小孩,以今天的角度可能已经被要求去做语言障碍测试了, 直到现在,金丰医生仍是一个木讷的人,他的专业在那双做手术的巧手而不是一张咀吧,每次见金峰医生,他讲到紧张的问题还是会面红,所以能将阿拉伯语运用自如、更加证明『有心就有能力』。

享受完四年大漠生活,2011年回到香港,再没有重返公营医院体系,原因大家心照不宣,看着病人一个症要排期数年,对病人不公平,对医生来说排山倒海的轮 候病人,亦很无奈。

现在金丰医生在他的私人诊所内,台头仍放着一个金属座,用阿拉伯语刻着他的名字,我问他,有机会还会再去吗? 他肯定的红着脸大大力点头 。

梦想,距离您不远,上天已一早放在您心中。
<杜淑贞撰文之人物专访系列>